• 2016年07月14日

    Thank you all

    Thank you.
  • 2015年09月15日

    2014/10/8 - [生人勿近]

    翻到一篇旧日志:

      LJ终于离开了公司。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呆多久,现在是想一定要先准备一份中文简历,这个公司风云变化,分分钟有被炒的可能。

      到现在明白我是一直太任性。工作是,待人是,感情亦是。人人都那样做,我偏不要跟他们一样,人人都会心口不一,我偏不知道所谓真性情其实最粗鲁,我也没有学会怎么去关心别人,顾及别人的感受。很多时候需要妥协,需要装傻,就像人家唱的,人生已经如此艰难,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。


      今天回家的路上我在想,我这么下去,又不开心,心里总觉得也许到那时候我就振作起来了。那时候是什么时候呢?谈恋爱?结婚?与我爱的人重逢?我也不知道。那时候是什么时候呢。

      在我的生活里有一些人占了太大的比重。我不得不说有他们在的时候我真的要轻松愉快的多。比如那时候的은성,比如tony,比如36,还有alex,文明...有些人我爱过,有些人真的关心我,还有一些,比如他,我要怎么叙述呢,这是我最后一次倾诉了吧,他永远是我最开心最难过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,我投入了太多甚至超越爱情的感情。

      好吧,我最近特别不开心可能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他。

      当我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你不会知道我有多难过。我想立刻把你找来,让你亲口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。要我怎么相信,这五年,我以为我是一个意外,意外的,情不自禁的。我以为真的像你说的,我是另一个你,也以为起码你说给我听的都是真的,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,失落的时候鼓励我,你说我很优秀,你真的让我相信我很优秀,因为我觉得那么优秀的你喜欢这样的我,我可能真的很厉害吧!我说我们结婚吧,你说在你心里我们已经结了。你知道我有多想多想嫁给你,如果说四年前说这样的话是无理取闹,你知道现在这句玩笑,是我多无奈的自嘲。我们结婚吧。没关系,我们去火星上结婚,我们私奔,我养你,下辈子我不能只活在你心里,我要天天留在你的身边。

      要我怎么相信。我连一个意外也不是,只是你的一个失误,一个失败的计划。要我怎么相信,我从一开始就被设定为你真正生活主线以外的一个小角色,我改变不了任何事,也随时可以被取代。

      直到最后我都在期待和你的重逢。甚至是现在。不是我相信谁说的真相,而是我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,他们告诉我这样的结局,他们让我接受所谓的事实,同样的,连你都只是在骗我,他们说的话我一样不信。他们说我们的故事已经结束了,我也许要用接下去十年二十年来验证事情的真相。可是真相还重要吗?

  • 2015年03月22日

    Your Wedding - [in China]

    3月22日下午19:23。刚刚在楼下买了一份黑椒鸡柳双拼盒饭,拿来办公室,悠哉悠哉,反正也没人在。

    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人,来办公室也没人。

    上午Kay在群里发了沈老板的结婚现场照。今天Mr沈好帅,你看他一把年纪还挺个肚子,可有时我看他,就是那么顺眼。我看照片里他笑的挺开心的呀。然后,你猜的到然后,然后我一个人在家就哭死过去。哭哭笑笑,自言自语。然后自己擦干眼泪泡了碗泡,一面吃一面说,这就哭死过去怎么行,以后有的是流眼泪的日子。

    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呢。

    去年11月的时候我还发短信跟은성说,要不你就娶了我吧,你娶了我,你还是过你的日子,你就当帮我一个忙,我实在不想呆在中国。结果当然是被委婉拒绝了。然后12月我的沈老板就说爱上了我。沈老板说爱上我,可没多久他的宝宝就出生了,短短一个月,一切都太迟了。省略中间无数情感的矛盾,省略我无数的犹豫,最后我还是答应他,我来成都。

    所以现在我坐在成都最繁华的商业区最贵的写字楼里,吃着盒饭,写着自己的悲伤的情史。

    其实这个故事才开始。但是你要听实话吗。我每一天都在后悔。那天我说,欧巴,我们以后怎么办?他说,我也不知道。这句他也不知道,真是让我心碎了一地。我又说,欧巴,我在这里没有家人,也没有朋友。我哭了。我以为他会有更好的话安慰我,但是他没有。我说,我也好想结婚。他抱着我不说话,过一会他说,再早一点点,在我有孩子之前我们能认识该多好。

    离开上海之前刘健最后问我,你到底为了什么。我呀,我这个人啊,自从自以为遇上了爱情这个东西,从来都是飞蛾扑火不惜代价,这个大概是真的改不掉的了。她又问,你最大的代价是什么?这个真的问的我心痛,我最大的代价,是容颜不再青春难回,快30岁了,真的好想好想有个家有个厮守终身的人陪伴。

    你看这才是故事最伤心的地方,说故事的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却还是头也不回地往死胡同里走。

    角度的最终都是矛盾。谁能凭什么判断哪些是真爱,哪些是错付?从动心的那一刻,一切都开始了。